夜来闻雨

重度雷伞修伞、韩张韩;方王方
其它杂食,叶攻大于叶受
当然,韩叶本命

【韩叶ABO】唯愿你安好3

呦这里红茶/夜来闻雨

韩叶向,以后会有喻黄双花双林方,等。

注:原著60%~70%,私设30%~40%。

        人物属于虫叔,ooc属于我。

        百分百陶轩黑,

        为伞哥点蜡。

        小学生文笔,莫笑。

以上,不喜者请右上小红叉,谢谢。

前文:1  2

Let'go.

》》》》》》》》》》》》》》》》》 

打完架,众人先美美的吃了顿晚饭,出来走在街上,商量着对策。

魏琛说那群混混一定不会报警来黑吃黑,但毕竟是地头蛇,他们再去网吧或许会有危险。叶修也同意说他们现在搞不好就是单独行动也会有危险。眼看这场聚会就要因此散场,黄少天突然说:

“不如我们找个旅店住电脑房里?”

“我艹你当钱不是钱啊!”

黄少天的提议立刻遭到了魏琛和叶修的反对:

“少天啊,就算你钱多也不是这样花的啊!你不知道我们明天还要去这边最大的游乐园吗!”

“黄少天同志,请你在提建议前也考虑考虑我们的经济状况!你看我们像是随身带这么多钱的人吗!”

说着叶修转头向其他人看去,韩文清表示自己的钱只勉强够用,而林杰和郭明宇则表示自己有点拮据。

“没关系,我有游乐园的会员卡——”说着黄少天从钱包中夹出一张金闪闪的卡,想了想又补充道:“这张卡和一些旅店也是联通的,大概能打五六折……而且我还有一些旅店的代金券和代优惠卡总的算一下也花不了多少——没关系这都是我自己的算我请你们花光了算你们赢!”

“好嘞,保证给你花完!”

叶修笑呵呵的答着,走到黄少天身边,揉了揉他的头,有对身后的人说:“反正是他请客,不榨白不榨嘛!”同时细细打量着黄少天指间的会员卡:金黄的卡身中央横绘着两道半透明的红色飘带,卡身正中央躺着一个一个毛笔书写的龙飞凤舞的“黄”字,这“黄”字由磨砂材料勾勒而成,在路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借着光,叶修发现这卡身还铭这一条犬状暗纹,若隐若现——像极了黄少天抢boss时的状态——整张卡在灯的照耀下闪着绚丽的光,叫人挪不开眼。

叶修顿了一下,说道:“你这张卡好像可以在游乐园里实现最大的优惠,这样子会节省一大笔开支……哎呀真是有钱人所以金主你包养我吧噗哈哈哈哈……”叶修没忍住,笑了出来。完全不在意黄少天羞恼的骂声和对他源源不断轰炸的垃圾话。

其他人也一脸无奈的看着叶修,不由想着打败自己这么多次的一叶之秋的操控者居然是这么幼稚的人,但又一想到之前叶修训黄少天的场面和他游刃有余的打架时的场景,怎么也不能把这几个叶修联系到一块去。

……

接下来众人便一起去找旅店,叶修走在最后,感受着自己逐渐恢复正常的体温,看着韩文清,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又看向走在最前边正抬头四望寻找旅店的黄少天,眼神带着思索,一下深邃起来——

黄少天……

黄……

—————————————————————————

根据黄少天的引导,众人找到了一家还不错的旅店,接着开始分房间。

黄少天寻思着刚才打斗过程中应该没人听见那混混头子说了什么,但出于安全考虑,他对众人打了个招呼:

“啊不好意思我有点洁癖我就单独一间了哈。”

众人对黄少天这位金主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接下来便由他们来分房间。

魏琛先问:“那么就要有两个人要独住了,都谁一块住?”

没有人回答,只是相互看了看。

魏琛想了想,又问:“都是A吧?”

“是。”

“是。”

“是。”

“是……吧。”

“嗯?老叶你怎么回事!”

“其实我不知道啦!”叶修无辜的看着魏琛,想了想又补充道:“当初我性别分化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以为我是B但我对信息素特别敏感但就是没一点反应……发情期易感期什么的也没有……姑且把我当成A吧!”

“A个球,你一定是个B!那么决定了,就你——”

“他和我一起!”

韩文清突然插口打断了魏琛的话,随后看着叶修,眼中尽是熊熊战意。

叶修哪能不知韩文清心中所想,更何况他自己本来就有这个想法。忽视韩文清之前带来的的不对劲,爽快的配合着答应了韩文清。

郭明宇和林杰都表示不愿意和魏琛这个老猥琐住一块,两人当即一合拍决定住一块,最后独居一间的竟然是魏琛。

定完房一清点,韩文清叶修一间,黄少天单独一间在他们隔壁;魏琛单独一间在黄少天对面,郭明宇林杰一间在魏琛隔壁。

“呼——既然分完了,那我就先买包烟。”叶修那出兜里那包湿透的黄金叶,吐出嘴里的烟头到盒子里,打算买完烟就扔掉。

韩文清看着叶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留下一句“别在房间里抽”便上楼了。

叶修在前台买了同样一包黄金叶,一到手便迫不及待地点燃一根抽上一根,但只抽了一口,叶修便定定地看着手里的烟,沉默了许久。就在前台服务员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精神上有些毛病时,叶修又快速跑到外面一个较远的小卖部再重新买了一盒同样的烟,抽上一口,扔掉;又去一家更远的小卖部,还是买了同样一包黄金叶,打开,再抽——

叶修站在路边,低头靠在路灯上。在路灯的照耀下,微长的刘海在脸上打了一层黑黑厚厚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只是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直到烟被抽的只剩烟头。

也就在这时,叶修突然暴起:他先是狠狠地吧手里的烟头摔在地上,又用鞋使劲碾磨,好似那烟头和他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直到那烟头被碾磨的撕裂解体,他才稍稍平静了些。接着他又点燃一支烟,开始吃

他抬起头,叹了口气。

味儿不对啊……

都说事不过三,三人成虎,那这算什么?

又抽了几十口这味道平平淡淡的烟,差不多冷静了些后,掐灭。

叶修拿出第一盒烟,将里面的烟扔了一大半,再用第二盒第三盒的烟按比例将其填满。将第二盒第三盒里的烟全部扔掉,又把那盒浸湿了的黄金叶里的烟和烟头分别放在两个空盒子里。做完这一切后,叶修又去小卖部打一个电话,对方并没有让他等太久。

“喂,您好。”

“是我。秋啊,这几天你有空吗?”

“还成吧,有什么事吗?”

“明天或后天,来一趟G市……你自己来,别惊动任何人……实在不行你找个咱俩都信得过的!”

“不用,我过去就行了。大概明晚七八点那会儿到。你在哪?”

“可能在这里最大的游乐园吧。啊对,你不管是去游乐园还是来旅店都记得伪装,我和朋友在这儿……我对那些他们用了你的名字。”

“混账哥哥!”

兄弟俩又聊了一会儿,便双双挂了电话。叶修便回酒店上楼。一进屋便看见韩文清已经打开了电脑正和其他房间的人对战,韩文清看着叶修,皱着眉问道:“怎么去这么久?”

“先抽了会儿。”

叶修坐到韩文清身旁,打开另一个电脑,读卡,上荣耀。先给苏沐秋发了条消息报平安,看他不在线顿了几秒就和韩文清泡在了竞技场里。但不过十几分钟,韩文清便皱着眉黑着脸看着叶修,问道:

“你怎么回事?”

从第四场开始叶修便频频失误,使韩文清就算赢了心中也无半分成就感。

叶修闻言,只能干笑着硬巴巴地回答:

“呵、呵,我很累啊——”

看韩文清皱得更紧的眉,叶修又补充道: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经常锻炼啊,哥打架也是很累的!不打了不打了我去睡了!”

韩文清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是该说“你怎么知道我天天锻炼”还是“你之前不是还挺精神吗”有或者是“那你去休息吧”,但叶修可不给他这说话的机会,说完就拔卡关机一波流完成后便上床睡觉了。

韩文清见状脸不由一黑,三步并两步来到叶修身旁,摇了摇他却发现叶修已经熟睡。韩文清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位对手居然睡得这么快。

这是……真这么累?

韩文清想着,但直觉告诉他刚才叶修买烟时肯定还出了什么事,但没有证据更没有什么立场去问他。

韩文清蹲下来,打量着自己这位老对手。叶修睡得很熟,呼吸均匀深沉,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嘴微微张着,一开一合的,整张脸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状态,实在难以想象就是这张脸天天在电脑前叼着烟挂着最嘲讽的笑说着最嘲讽的话让全荣耀的玩家恨得咬牙切齿。

想到这里,韩文清不自觉捏了捏叶修的脸,感受着手中温温软软充满弹性的触感,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连忙触电般地缩回手立起身子,看着叶修的脸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

“那明天继续,别再给我整出一副这种状态!”

说完也不管叶修有没有听见,就立马“逃离”了这让他失态的地方,大爆手速关了电脑就到另一张床上睡觉了。没看叶修一眼。

所以他没有发现在他转过身时原本正“熟睡”的叶修睁开了双眼,眼中虽尽是疲惫但毫无睡意。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韩……

感受着脸上残存的温度,叶修这么想到。随后又闭上眼,等韩文清熄了灯才再次睁开。好一会才再次闭上,无奈地感受着因吸入大量尼古丁而精神抖擞的大脑,让自己什么也不想,试图强制让自己睡眠。

可无奈,有时候越什么都不想,越有什么东西跳出来。叶修想起今晚发生的事,想起韩文清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

明天……

晚上……

叶秋会来……

很快,就能证明我的想法……

……如果正确,那苏沐秋……

不,如果他不知情呢?

——不知情?

烟是从陶轩那来的,沐秋只是去买烟,他完全可以不知情!

……那陶轩呢?

……

叶修越想心越乱,最终只得强行克制自己,等待叶秋的到来,随后翻了个身,带着无数杂绪,勉强入睡。
———————————————————————
PS(碎碎念):
      1.我给你们说,写完文码完字后一定要先保存文字图片!!!
      2.带有拖延症的手残码完字不由幸福的哭了出来<(ToT)>
      3.其实石墨是有撤销功能的,但不知道该怎么弄(有点类似画画时屏幕上那个撤销箭头)
      4.我很好奇我最开始是哪根筋抽了要写林杰和郭明宇,搞得我都不想吃林杰×方士谦而想吃郭林了。
      5.我为什么没写老吴?
      6.相信我,吴方这个副队组也很好吃。
      7.学姐学长高考加油!!!

评论(3)

热度(37)